• <nav id="00w08"></nav>
  • <nav id="00w08"><nav id="00w08"></nav></nav>
    <nav id="00w08"><nav id="00w08"></nav></nav>
    <nav id="00w08"></nav>
    <nav id="00w08"></nav>
  • <input id="00w08"></input><input id="00w08"><tt id="00w08"></tt></input>
  • <nav id="00w08"><nav id="00w08"></nav></nav>
    歡迎訪問書香荊楚文化湖北全民閱讀官網設為主頁 | 加入收藏

    雷達:今天的閱讀遇到了什么

    文/ 雷達

    我們今天的閱讀條件是越來越好了,政府在大力倡導全民閱讀,構建書香社會,在服務閱讀方面,也有一些措施在推行;但是,今天的閱讀,似乎又變得越來越復雜了。如果說,原先的讀書,在讀什么和怎么讀的問題上雖也存在多種歧異,但總的來看還比較單純,因為讀書就是讀紙質書,自可見仁見智。但是現在,自從互聯網走進千家萬戶,自從市場化和多媒體廣泛操控閱讀行為以來,印刷文化確實抵擋不住視覺文化,讀書便遇到了許多前所未有的問題。狄更斯云,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,這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,以之比喻讀書,也算恰當。我不敢泛談“讀書”,僅就文學閱讀而言,那也是問題如麻。我就經常處于迷惘之中,時不時會有棘手的問題冒出來。

    就我經常遇到的情況來說,首先是,上網與讀書,哪個更重要?乍看起來,這像個偽問題,兩者并存,功能不同,想上網就上網,想讀書就讀書,何來輕重主次之分?但真正在兩者之間掙扎過的人會明白,兩者是存在矛盾的,是相克的,很難和平共處;而這個問題解決不好,會嚴重影響到知識積累,甚至民族文化心理的建構。有調查顯示,我國成年人平均每天的讀書時間越來越短,每天僅14分鐘,而上網時間越來越長,平均每天超過34分鐘,如果承認上網也是一種閱讀,那我們總的閱讀時間是逐年增長的,但上網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閱讀呢,卻有待商量。

    我承認,我們確實需要扭轉觀念,不能再說只有捧一本書在手里才叫閱讀,互聯網的閱讀,屏幕閱讀,手機閱讀,也都是閱讀,不過是特殊的、另類的閱讀而已,F在進入了“微時代”,微博,微信,QQ大為流行,潮流所及,無人可當,我等也就只好跟著“微”,圖文并茂,短、平、快,不亦樂乎。而殊不知,微時代的瀏覽閱讀正是傳統經典閱讀面臨的最大敵人!我們一上網,便禁不住點來點去,會隨著鏈接走向娛樂八卦的圈套和消費主義迷宮,忘記了最初是要看什么來著。上網也使我們慢慢養成了懶惰的習慣,用搜索,拼貼,下載,復制,來代替艱苦的讀書、思考和梳理,更別提記筆記了。我們的腦力在某些方面已嚴重退化,但我們并不覺得;只是覺得說不出什么新鮮的話,老是把流行詞兒掛在嘴邊,忘記了自己還能創造。一位作家朋友告訴我,他一年都沒有讀完一本他曾經想讀的書,因為他習慣于在網上處理一切。他的書桌倒也邊堆滿了名著和許多想看而未看的書。他很忙,創作和閱讀都在網上解決。那些紙質書基本成為外化于他的生活的東西,只是為了尊重傳統,還把它們供在那里。這個例子也許極端,但你也不能說不可能。

    這是不是危言聳聽?不就是不同閱讀工具的轉換嗎,有那么嚴重嗎,紙質書的內容換成了電子書的內容,就會變質嗎?那倒不會。問題在于,上網和讀書的不同,并不是簡單的閱讀方式的不同。讀書需要“關機”,需要沉浸,需要專一,需要暫時切斷與外界的聯系,進入一種類似生命體驗的狀態;即使讀消遣性的書,也要入乎其內,才能得其妙處。“掃讀”和“點讀”是不行的。有人說,不讀紙質的高品質的書,你就不可能形成整體性的知識系統,你就不可能獲得深厚的原創力。這樣說,肯定要引起爭論,大家的看法也會不同,但一些成功作家的經驗證明,讀紙質書確有難以言傳的好處。上網也不是完全無益,“上網的關鍵態度是要成為網絡的主人,而不做各種超鏈接的奴隸。一個真正的智者不會讓上網占用讀書時間,他應該經常能夠平靜地深入思考,只有電話接線員才隨叫隨到”(萬維綱《萬萬想不到》)。必須保證足夠的讀書時間已變得很重要;我看“智者”也未必能保證讀書時間。對任性如我者,已經需要“強迫執行”和不斷提醒了。

    當今閱讀還會遇上“榜單”,這是另一大困惑。書籍浩如煙海,人們怎樣才能在書海中達成有效的閱讀,已是一個相當尖銳的問題。我們常批評說,實用閱讀壓倒了審美閱讀,快感閱讀壓倒了心靈閱讀,要改變它,就需要引導閱讀,不斷把富有人文內涵的高品質的好書推出來。于是各式各樣的“榜單”應運而生,名目之多令人眼花繚亂,有一些是比較好的,有一些卻很可疑,有以次充好,以劣驅優之嫌,不可信,不可靠。我就看過一本十分粗糙平庸的作品,當時覺得出版尚且勉強,給作者提了較尖銳的意見;但后來作者多次給我“報喜”,說他這部作品連續多少個月在某市書榜排名第二,我一查,果然,遂無語。讀者被這樣的“榜單”所誘引,后果可想而知。一般來說,按榜單讀,可以最快地抵達有價值文本,也能節約時間,便于結束盲目的閱讀;但是榜單畢竟是一群人的榜單,而不是一個人的“菜單”,它可能適合很多人,但“不一定適合你”!況且,商業運作的榜單,其目的更多是被消費意識形態包裝的趣味引導,讀者的閱讀被綁架,榜單就變成了“綁單”。

    我們還會常常遇到“讀名著”和“開書單”的苦惱。沒有誰敢反對讀名著,讀經典,因為那是人類文化和知識的最高結晶;反復提倡讀名著,讀經典,在任何時候都是必須的,正確的。但私下里有人說什么“所謂名著或經典,就是人人都說應該讀,可誰也不讀的那種書”。這簡直有點大逆不道。但冷靜想想,也不能全怪讀者,有一些名著,對一般讀者來說確乎有點望而生畏,便被束之高閣,讀者總是選擇那些最能引起共鳴和感應的書,而他們覺得某些名著太遙遠,太冷膜了。依我看,讀者也要分層級,名著也要分難易。對一些專業人士來說,不管有的名著多么遙遠,多么枯燥,多么難懂,你也必須讀,否則你就無法取得完備可靠的知識體系,從而做出錯誤的判斷。就像搞先秦文學的人,恐怕必須得弄懂楚辭里的“亂曰”是什么意思,一般讀者就不必了。某些只具博物館意義的“名著”,一般讀者也是可以不讀的?柧S諾說,“所謂經典,不是你正在閱讀的作品,而是你正在重讀的作品”,若遇上這樣的書,就不能不讀了。“開書單”,也是讀者最渴望的,但“開書單”又是最難的。我也經常被讀者要求開個書單,但開不出來時居多。開不出來是因為讀書少,肚子里無貨,還因為爭議太大,莫衷一是。就像中學語文教材的篇目,永遠都爭論不休。但我們還是要不斷開得出比較靠譜的書單,這也是一個自我學習的過程。

    “讀書如稼穡,勤耕致豐饒”,盡管今天我們的閱讀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,只要我們確信讀書與人生的不解之緣,我們就有托付,就有期待,書香社會的到來也就是可以期待的了!

    地址:武漢市武昌區黃鸝路39號   郵政編碼:430077   聯系電話:027-68892428   掃黃打非舉報電話:027-68892525

    舉報郵箱:hbshdfjb@163.com   鄂ICP備05001937號   湖北省全民閱讀官網 書香荊楚全民閱讀網   Copyright @ 2015 Readhb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无码精品前田一区二区|亚洲欧洲精品一区二区三区波多野|91精品国产九九九九九九亚洲冫|久久免费看少妇高潮片A特黄
  • <nav id="00w08"></nav>
  • <nav id="00w08"><nav id="00w08"></nav></nav>
    <nav id="00w08"><nav id="00w08"></nav></nav>
    <nav id="00w08"></nav>
    <nav id="00w08"></nav>
  • <input id="00w08"></input><input id="00w08"><tt id="00w08"></tt></input>
  • <nav id="00w08"><nav id="00w08"></nav></nav>